♘大骨头♔

听说隔壁的女孩变成了男孩

   “嗯....照你这么说,我也觉得不止我们变性了呢,俗话说要死一起死。”
   安莉洁赶紧拍了一下凯莉,小声对她说:“别乱说了。”
    凯莉听了则是轻笑一声,把安莉洁拉过来,在她的耳边旁,悄悄的说:“这不没事嘛,反正都变过来了,你说他们做着举动这不是多说无益嘛?”
    随后她满意的看见了安莉洁因为她刚才在耳边吹气而红起来的耳朵。

    “话说你们过来干嘛的?”安迷修双手抱着胸,那一坨被抵在手臂外,几颗漏开的扣子里显出了精致的锁骨。

    凯莉看了一眼,便笑了一下,立刻凑上去,在离安迷修即将要亲嘴的距离时,用着那很有磁性的声音说:“你说是干嘛的呢?来到这,不就是为了和你相遇嘛?”

    接着又说:“话说安迷修啊,你变女生可是很吸引人啊,嘻嘻。”

    趁着雷狮快要发火的时候,赶紧拉着安莉洁的手,两只修长的双手十指相扣,转过身来对两人说:“我们要去买菜咯。”又对着安莉洁说。:“走吧。”

      反倒像一个少年,安迷修这样想着。他突然觉得这样子又十分的和之前的情景不一样,不但感觉不一样,反而所感受到的也不一样,如果她们能一直这样,安迷修觉得自己也可以一辈子保持女性。

       “喂喂喂,你发什么呆呢?”

        等安迷修反应过来,就看见雷狮及其不满意的表情出现在脸上,想到刚才自己的想法,安迷修立刻红了脸。

        “什....什么啊!我哪发呆了,你少在那乱想,我只不过....我只不过...是...⁄ ⁄⁄⁄⁄ ⁄”

        完了,这下越说越糟糕了。

        “哈啊🙃?真是可疑啊?看来对你印象比我还深刻啊?”
        安迷修突然后悔他自己的想法,雷狮居然变得小气了!
        至于后来怎么样了,要问雷狮。




        现在我们转化到《乡村激情》那边。

        格瑞的生物闹钟想了,像一滴水滴在水里,引起层层连波。
        他的睫毛颤了颤,随后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手里正捉着一个不知来历的金色黄毛。估计嘉德罗斯的头发又变长了吧,圣空星(大概?)的人头发都很猫一样嘛,看来得剪了。
         他用手撑着床好让自己起来,一坐直后,靠在床头上,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一下几点了。
         嗯.....七点🕖了,该起床了。
        
        等格瑞洗脸刷牙完后依然没有发现什么,估计他自己也认为头发变长了吧。
        等他做早饭,准备去叫嘉德罗斯的时候,才发现不对。

         等等!嘉德罗斯的腿什么时候这么细了?而且头发都拖到地上了,上面还有灰色的脚印,难怪他总感觉踩到了什么,原来是头发!难道他昨晚用了生发剂?

         这时,嘉德罗斯也醒来了,看到看格瑞后,突然清醒了。

         “卧槽你谁?我家格瑞呢?”

        “我是你爸。(误)”
        “你是我爸?”嘉德罗斯下了床,穿着拖鞋走到格瑞身边,仔细打量着。
        “你是我爸?看样子你和格瑞好像,哦哦!我知道了,你是格瑞的爸爸!岳父好!”

        卧槽嘉德罗斯你tm脑子被屎壳郎堵塞了吧。

        “哎话说我怎么和岳父睡在一起,那格瑞呢?不会和岳母睡在一起了吧?”

       格瑞一口血吐出来,他看起来就那么老吗!??

       “别闹了嘉德罗斯,我是格瑞。”
       “啊?你什么有这么长的头发?”
       “用的生发剂!”

       嘉德罗斯顿时疑惑了,格瑞这么细心的人,怎么会用错呢。

       “不对,你骗人,格瑞那么细心的人,怎么会用错生发剂,而且他也不脱发,难不成....你是格瑞的表妹!绝对的,而且还有胸。”

       格瑞想把嘉德罗斯的脑子撬开看看,到底是装了屎壳郎还是脑子短路了。不过他听到最后一句时,突然愣的一下。

      嘉德罗斯看到这表情,觉得自己要完了:“完了,我跟格瑞表妹睡了,绝对要被冤枉,我跟她什么都没干啊格瑞!”

     格瑞:“不,你等等,你刚说我有什么?”

     嘉德罗斯反而推开他,然后双手护着自己说:“你别过来,男女授受不亲。”        

     格瑞懵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格瑞走过去稳住嘉德罗斯的肩膀,靠近他的脸,说:“笨蛋,你看清楚点,我就是格瑞。”

      紫罗兰色的眼睛中透露这认真,仿佛像个漩涡把嘉德罗斯吸进去。
      嘉德罗斯愣住了:“你真的是格瑞?为什么你是个女的啊?”

      什么?难道自己真的变成女的了?

      “不可能,我是男的。”

      “什么啊,不信你看。”

     嘉德罗斯拿出他的右掌在格瑞的胸上一按,柔软的感知让两人立刻明白。嘉德罗斯刚想说“看吧,就是这样的。”就被格瑞一把推开,旋转了九十度的他,一脸懵逼的看着格瑞。

     “你......(脸红)⁄ ⁄⁄⁄⁄ ⁄”

     “我怎么了?”不就是摸了胸嘛,又不大 。嘉德罗斯把衣服掀开,往里面一瞅就知道自己变女的了。

      “行了,我也是女的了,咱可以百合一起了。”

       关键不是这个啊!!!格瑞咆哮着。

      “管他的,吃饭去,老子饿了。”

     嘉德罗斯推着木纳的格瑞出了房间,就去客厅吃饭了。

    




我来填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