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骨头♔

婴儿车(2)事后

我想搞事情。

    "........."回到庄园後,杰克十分郁闷,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这也让其他的监管者很奇怪。
     "嘿,杰克,你怎么了?"小丑把手放在杰克肩上,极为欠揍的对他笑了笑。
     "没什么。"杰克看了他一眼,然后接着理都没理,继续发呆。
     小丑:......
     这家伙居然不嫌弃的拍开自己的手?我的天哪。小丑表示受到了一万点的惊吓。
      仿佛杰克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导致所有监管者遇见他都远离几米绕开走。

       这太不对劲了。

      在一天早晨的会议上,杰克把所有可以出去会议室的路全部锁掉,然后把那四只按在椅子上,单只手插着腰问:"你们躲着我干什么?"
       "哦对了,厂长,我记得我们之前有件事要去商量,你还记得吧。"
       "嗯,是的,不过你没具体跟我说。"
       厂长你变了,你开始一起和小丑欺骗他人了。
        "我记得你女儿要出去玩的,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你们来玩,我拍照前.....啊!"
       厂长拿他的鲨鱼玩偶一把拍小丑的脑袋,根本不管小丑的嚎叫,就开始念叨:
       "你有种再说一遍,我和女儿出去玩,凭什么带上你这个搅屎棍?我女儿是你能看到的吗,玩游戏的时候就知道欺负我女儿,要不是不被允许,我早就...."
       "诶诶诶!厂长你别打人啊,既然不被允许你就别打了啊,冷静冷静!游戏么,你也知道,庄园里的狂欢椅被拆也很不好,修复的话还要一个一个去找,小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呀!"
       鹿头马上挡住厂长的凶器,他怕厂长一个没忍住,就把小丑给打死了,毕竟多年的基友情麽。
       "我知道这是我的不对,但是你,对就是你,先给我把我手放开,你别拦着我,以后要是再看到我女儿,就赶紧放了她,不然我就把你这小B崽子给.....别拿着我手!"
       "....."杰克表示他可能需要给个时间缓一缓,明明是他要说事情,结果这三人吵起来了。

       "砰"的一声,一阵巨响将杰克给吓了一跳,原来是鹿头在帮小丑劝厂长时一个用力甩到门的打开缝中,然后胳膊不小心往后一打,就把自己的脑袋给夹了,现在还处于昏迷未清醒。
       "救命啊!快把医生给我叫来,他醒不过来了!他要是死了谁还替我挡刀啊!"
       厂长顿时觉得替鹿头可怜有这个基友,便自己动身去叫求生者的医生。管他的,反正丢脸的又不是自己,明明游戏上威风凛凛,结果私下乱的比求生者还霉。

       "被夹的核桃还能吃吗?"
       小丑突然问。
      蜘蛛:?????你觉得一样吗?
      小丑:.....救命啊!快来人啊!

      杰克:妈的智障,老子看不下去了。
      捂着脸一脸可惜的看着鹿头的早年英逝,又十分的无语的走出去。
     

       在走廊的大厅上,杰克没想到会遇见奈布,可能这就是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吧。
        杰克刚想当作没看见,转头就走时,手就被人拉住,有些疑问的往后看,脸还有些红。
        "我们进去聊一聊?"
       杰克有些不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为什么这个佣兵无论做什么都让他很疑惑呢?
    

      走进房间后,还是和其他的求生者房间没什么两样,但是在窗台前却放了一支玫瑰。

      奈布将椅子拉开,看了一眼杰克,示意他坐下,然后自己也拉开椅子坐下来。
      "我想我们需要谈谈上次在医院里发生的事。"
       哦呵呵,你tm还有脸谈,我回去后整天腰酸背痛,三天才恢复好,你要是没有时间限制,你怕不是要把我干死。
      奈布知道现在杰克的心情,但是不知道怎么不说,只能一步步先化解他的情绪。
  

      "那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想怎么谈。"带有磁力的低音想起,就像一个小提琴,发奏出悠远而又漫长的音乐,让人不禁沉沦在里面,佣兵也是。
       外面突然出了太阳,这让奈布很惊讶,从他进来这里,就没有看到过阳光,回过头来更是愣住。
       阳光照在了杰克苍白色的皮肤上,想让温暖改变他那脸蛋的颜色,金色的眼睛里充满着乐趣和挑衅的眼神,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脸,另一只手则敲着桌子,而桌下的腿明显是翘着二郎腿,脚却时不时踢到他的腿。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不管了!奈布直接将杰克拉起来,谁知道杰克突然亲上去,将他压在了床上,不过新手就是新手,杰克除了上次的学习,就只会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却什么也不会做,只能呆在那,这倒把杰克的脸给弄红了。

     奈布轻笑一声,原来是这样啊。用双手捧住杰克的脸,开始行动起来,将他的舌头勾到自己这里,纠缠起来,一会轻轻触碰着舌尖,一会越过它去触碰杰克的上面,弄得杰克有些难受。
     过了一会,两人才分开,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气喘呼呼。
     杰克的脸早已变得通红,黑色的刘海也被打湿了粘在额头上,眼里满是生理泪水。这时他突然感受到自己貌似被什么硬物,马上大喊:
     "你不会是....唔!"
     被吻住后一顿翻转,让杰克有些晕,顿时就看到奈布在自己上面。
     用拇指擦了擦自己的下唇,笑着说:
     "这可是你先做的。"

     之后杰克一个星期都请了假。

     "对了奈布。"
     "嗯?怎么了?"
     两人做完后躺在了一起。
     "为什么我发现你的门一开始就是锁着的?"
      完了,被发现了。
      "我.....不是,就是那啥....."
      杰克:哦呵呵,原来你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走啊,我看错你了。
      奈布:不!你听我解释!

     
      

       

    

评论(1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