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骨头♔

身份互换

我爱上律厂了!写的文风不好,请注意。

      在墓地的间隔里,发出了敲打破译机的声音,里奥仔细的看着里面的机器,快速的打动着文字,与他一起修的是杰克,一个工厂人和一个受到过良好教育的上等人,修一台破译机很快也是必然的。
      至于他们为什么不去当监管者而是欠揍的来到求生者,是因为庄园主解释系统出现了问题,可见十分的敷衍,便遭到了瓦尔莱塔小姐亲自拿刀去逼问。

      胸口上的心跳越来越大,散发着令人恐惧的红色和巨大的心跳声,仿佛一不小心就要跳出来。
      杰克说了句"我去牵住他你继续破译"就离开发电机往监管者那跑去。

      "砰"突然传来了砸板子的声音,看来是遇到了,这并不好牵制,就算再厉害,也摆脱不了上等人的缺陷。
      杰克将板子砸过去后,在逃跑的时候撇到了监管者一眼。比他们高一点点的身体,棕色的眼镜覆盖了一双绿色的眼睛,手上拿着一把具有危险性的武器,但还是让人可以轻易知道是上层社会人的气质。

       [原来是他。]

       杰克没有小丑那样会耍监管者,不过两分钟,连四个板子都没消耗就倒地了,看到远处破译机的亮起也叹了口气。



       "呜!"十分刺耳的通电生响起了,这局算是胜利了,杰克感觉到了后面闪起了猩红的光芒,所以当监管者绑起他时也没挣扎,并发了句"快走"。
        "把厂长的位置告诉我就放你走。"
     

        啊?

        杰克有点懵,怎么突然就问里奥的位置呢?
         "当真?"

         "嗯,我从不骗人。"

         "算了,反正就是场游戏,大不了下局再活着出去。
          "不哦,今天的十局都是我主场,我不介意让您每局都出不去。"

           .......
           你mmp哟

           "好吧好吧,我同意,我看看他在哪里。"

          突然看到远处一抹身影,杰克敢用他5.4的视力保证,那就是里奥。对不起了,亲爱的,就当我是欠你个人情吧,不是我想暴露你的位置,而是这个四眼怪逼我的,又眼瞎。
           杰克随手指起一个手指,对着大门那的里奥。
           微微眯了眯眼,确认是那人后一把将气球减下来,不管跪在地上的直接走过去。
           杰克: 你tm倒是让我挣扎下来啊,我没带自愈啊。
           

           "砰"大门打开了,可仍然不见杰克过来,一查信息才知道倒地了,并且过了一半血了,里奥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心跳声猛地放大,心想着糟糕,赶紧蹲下来,找遮掩体,"算了,来都来了,干脆去救杰克吧。"趁监管者没看到就跑过去,将临近死亡边境的杰克给拉了回来,他便是满脸的"草拟malegebi,说好的放老子呢,根本就是怕抓不住其他人让我垫个底,我日你mmp哟,再也不相信你了。"
  

         随后就满身怨气跟个泼妇似的的走向大门,就连里奥看了刚想拉住他问了怎么回事都没去。

         "哟,这不是里奥吗。"
         里奥听到这声音猛地身体僵硬了一下,渐渐变成了微微的颤抖,当年抢走了他的妻子,又让他在绝望之中自焚,到现在追逐他的监管者,这家伙怎么甩哪都甩不掉?!
         说实话,里奥并不讨厌弗雷迪,关键是他并没有看清妻子的真实,而是完全的相信就是自己一生的伴侣,谁知道有了更好的生活,人就离开了,这也让里奥彻底明白这个人的内心,所以一直对弗雷迪处于没印象。
          转身就不算离他,赶紧跑向大门,在经过废墟的时候看到背后的红光,马上将旁边的板子一把砸下,对方很快闪开,从另一个方向走来。
          里奥在与对方绕了几圈后,右手撑着窗户翻过,靠着翻窗加速的buff直接冲到红教堂。
          到了!就快要到了!只要挨一刀就行!

          背上被武器划出鲜血,而里奥并没有处于半血状态,是直接跪倒在地。
         里奥:?????什么情况

         回头一看,哦谢特,一双闪着红光的眼睛正盯着他,他怎么就没注意一下呢。

          弗雷迪通过背部用他那细长的胳膊抵住然后穿到胳膊之间,另一只则从膝盖开始抱起来,不顾里奥的挣扎,嗯,看起来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喂喂喂!你干嘛!"
         突然被公主抱的里奥是很不明白的,但是心里的害羞已经大过于,只能红着去质问。
          "亏还是下等人体质呢,我看跟那些贵族的小姐差不多。"
      

           "啊?你再说一遍,有种我是监管者你是求生者,你顶多就身体长高了吧。"
            "那又怎样,反正现在是我抱的你,要不下次你当监管者来抱我吧。"
            滚烫的热气喷洒在耳边,充满磁力的声音在里奥耳边响起,又像是一架古老的小提琴,让他耳朵又红了几分。
   
             "你...先放我下来。"
             "就不。"
             "....."
             两人一直僵持在那。a



            "里奥他怎么还不来啊。"裘克在门口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头顶的乌鸦一直不停的叫,烦的他直接抓了一只狠狠的仍在地上一脚踩死。
            "他看样子也不是出事,就是一直保持着被绑的状态。"瓦尔莱塔看着信息沉思着。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杰克提出了建议。
              "可以,反正我们三个人去,现在一刀斩也没了,死不了。"
             

          

               "诶?你看有心跳声!里奥应该就在前面!"
               裘克用食指指着前面。
               "嗯,的确,我敢用我的视力保证,是他们,不过我看不太清楚他们在干什么,被挡住了,很模糊。"
               杰克感觉到有什么铁质的东西靠在他胳膊,低头一看,发现是蜘蛛拿了个望远镜放在他旁边。
               "这是...望远镜??您怎么会带这个?"
               "当狙击手有望远镜是必备的。"
               尽瞎说吧你,玩游戏有个屁的狙击手。但还是把望远镜放在面前,才能看得清。
                "啊....看得清楚了,他们好像在,他们好像在.....?公主抱!?!?what!!!!!这不是我的专属当做吗??"杰克觉得他的望远镜碎了。
                 "啊?哪里哪里,给我看看!"
                 裘克和瓦尔莱塔赶紧抢过来一起看,不禁惊讶道。
                  "原来他俩是一对啊。"
                  "就是就是,我还以为他俩是死对头呢。"
                  "我们来打个赌吧。"
                  "什么?"
                  "谁()谁()。"
                  "好啊,我赌里奥()。"
                  "你脑子有坑吗?他都被抱起来了你还指望他是(),这不明显自取其辱吗。"
                   "我不管,我就赌他是(),我赌一个火箭筒。"
                    "可以,那我赌律师,要是我赢了,你就把火箭筒给我。"
                     "嗯。"
                     "要是我输了,你就可以免费尝试我新制作的蜘蛛丝。"
                     "嗯.....!?等等,尝试什么?"

                     杰克:mmp

                     
                 
   
               

       

评论(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