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骨头♔

身份呼唤2

我又来了。

    在游戏结束一天后,里奥气愤的把帽子摔在椅子上,直接坐了下来。
    为什么他每局都能遇到律师?而且就抓他一个人,其他人在那修发电机自己躲在后面还偏要抓他,难不成让他说要雨露均沾吗??
   

     第二局:
     里奥觉得自己要被抱到有痔疮了,上局那货整整抱了五局的时间,要不是杰克摸出了一把枪,对着弗雷迪说了句"fuk you mother!"开了枪,他才能逃出来。谁知第二局又是那家伙。

      杰克则一脸"可怜你要被抱五十局的时间"。
      开局就看到四个人分别在一起,里奥觉的这就是命,但他们几乎背对着他,杰克说了几句话,便过去修发电机。
      虽然四人修的很快,加上两个机皇,但杰克还是很抗拒裘克,因为他老是爆机,刚修到一半就被炸,导致弗雷迪来了他们都还没修完。

      里奥想发句"快走!",但看见三人退到他后面,以一种"请上"的姿势对着他。
  

      里奥:??????

      于是监管者迅速向他走来,"我敲你马勒戈壁哟",赶紧跑到有板子的地方迅速砸下来,开始和弗雷迪玩二人转。无意间瞥到杰克继续去修破译机,并对裘克十分嫌弃的说"走开,别碰它。"

       在即将砍过来的时候翻过去,靠着翻板加速跑到小木屋,跑到屋里等待这屠夫过来,发现他进门,右手撑着边缘,十分敏捷的过去,又在过来的时候翻回去。

       我就问你气不气。

       在远处围观的杰克不仅感叹到"这就是体力好的优势啊,好想知道皮断腿是什么感觉。"

      

       突然传来钟声,杰克一看,哦,皮断腿了,和奈布一样。
       原来是里奥准备砸板的时候由于太过焦急,便来了个反向拉板,翻了过去,迎来了一刀斩。

      于是里奥又被抱起来,但让他惊讶的是去了红地毯了。

       他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事。

       杰克十分正经的站在大门前,手里拿着不知从哪来的宣誓稿,裘克和瓦尔莱塔为了充当人数就坐在椅子上当作是邀请来的观众。

      里奥:wtf,你们在干嘛?看到队友受到威胁了都不做点什么吗?

       "咳咳,欢迎进入我们的新人弗雷迪先生和里奥小姐的婚礼(我虽然是绅士,但没主持过婚礼啊摆脱),我希望他们能够在此之后幸福的生活着,所以...所以...(卧槽,下一句是什么)接下来开始宣誓....弗雷迪先生,你是否不论贫困,苦难,痛苦,不因您的妻子身受重病....呃...(完了,还有什么苦难条件来着)或其他等因素,和她永远幸幸福福的在一起?(我编不下去了,这都什么鬼啊!!)

       杰克表示很想离开这里,他又不是婚礼主持人,绅士和主持人有很大的差别好吗??!!裘克和瓦尔莱塔听到这已经快憋不住笑了,只能疯狂而又小心的敲着腿发泄自己的感情。

       太可怜了,简直是太可怜了!班恩竟然没有看到这一幕,还在医院里待着!哈哈哈哈哈哈!

       杰克表示他想投来一个死亡射线。

    

       之后的八局一直在抓他,抱着他来到红地毯,杰克依然当着主持人。
       "我已经说了十局这样的话了,背都能倒着背,还不如和奈布结....不,等等,谁要跟那个死变态结,我有句mmp不知该不该说。"

        我看你还是别说了,应该说mmp的是里奥才对。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