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骨头♔

庄园日常

写文比较渣。

1、上等人和下等人(律厂)

  在这个社会中,上等人和下等人几乎是分为两半,不可能会交融在一起。但里奥和弗雷迪就是个例外。两人除了相遇后没互相嘲讽之外更是在出乎预料的在了一起。或许是因为双方都在互相为了对方而去改变?

2、讨论问题

  “黑无常,我想像你讨问个问题。”
  虽然对于对方会破天荒的问自己问题,黑无常还是很冷静下来,转过头微笑着示意继续说。
  “你说如果按你们中国那边,送给最喜欢的人,会送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外国的东西几乎没什么好的,杰克他基本都见过,但是中国是唯一没有的。”
  “啊....这个问题啊,每个人都不一样,我认为的话是礼轻情意重,送礼不需要贵不贵重,关键是心意,代表着吉祥祝福的寓意,谁不喜欢呢?”
  礼轻情意重中?奈布在脑中慢慢的思考着,过了一会儿才说:“哪里有的买?”
  “不用,我的房间里有,我带你去自己选吧。”
  奈布:为什么你的房间会有这些东西??

 

  下午,黑无常坐在椅子上,一直在想自己挂在钉子上的花圈怎么不见了。

  不过除了那个我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不见呢......

  .....!

 

  茶杯被使劲放在桌上的声音响起,溅出的茶水沾在了白净的桌面,椅子脚跟摩擦的声音十分刺耳,这要是以前施暴者绝对不会这么做,但今天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要去解救一位好心办坏事的人。
 

  [拜托!杰克他虽然不了解中国,可他又不是傻子!]

3、讨论问题(2)

  第二天黑无常又破天荒的看见杰克过来找他请教问题,问得问题是“怎么做饭吃死人。”
  便随口回一句:“英国的仰望星空派,但奈布先生他是英国人,肯定不会吃,我推荐你做'三吱儿',就是把刚出生的小老鼠撒上配料生吃,我敢保证不是人吃的。还有,别用那眼神看我,中国人没几个吃。”
  “感谢您的帮助,我会记住的,再见!”
  “88。”

  黑无常:对了,他刚才问我什么问题?

  茶杯再次被溅起波浪,这意味这施暴者又要去救那位即将死在爱人手里的倒霉蛋。

4、讨论问题(3)

  “黑无常先生,我有个问题要问....”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别再问我了。”
   黑无常开始恐惧这两人了,他又不是来收命的,问来问去都是跟弄死人相关的。
   昨天他赶过去时观看了一场世纪级的大战,杰克忘记自己很嫌弃老鼠,再捉的过程中也忘记老鼠今天会不会生崽也不一定,便当着奈布的面用带了白手套的手揪起一脸懵逼的老鼠扔到菜板上。
   奈布:亲爱的你是想废一个菜板子嘛?

   “砰!”一刀疯了似的砍在老鼠身上,杰克连忙多开,鲜血直接飙到奈布脸上。
   奈布:???
   “我tm...你tm...到底在干嘛?”
   “别过来!”防毒面具与做手术时的全身防护衣的杰克拿着菜刀指向奈布,开玩笑,这可是沾了血的刀,奈布不敢上前,他严重怀疑杰克是不是被他那花圈给刺激到了。
    “我在给你做饭【糟了被发现了】!”
    她妈你给我做饭这话你自己都不信吧!谁做饭会斩老鼠?而且你个上等人竟然会去捉老鼠?真是有鬼了吧!
    “你确定你真的....”
    “你给我闭嘴!!”
     奈布被吼懵了,他没想到杰克会这么失去理智,难道那个花圈真的有问题?不对啊,黑无常不是说礼轻情意重嘛?他就觉得那个礼物很好啊,围着一圈花和叶子,虽说是假的,但也不错啊,一大圈一大圈多洋气,还可以玩,杰克为什么不懂?
      “亲爱的麻烦你给我在那乖乖坐着!听着,我要为你做一个大餐,它可能并不是很好【就是要】,但重在于礼轻情意重【弄死你】!”
      !!!!
      奈布貌似get到点了。

      这时黑无常刚好赶到现场,目睹了这一切。
      “原来你懂我!太好了!我会很期待你就的大餐的!”
      奈布兴奋的坐在椅子上,完全忘了菜板上的老鼠,正幻想着杰克为他做的烛光晚餐,看着杰克慌忙的样子,奈布认为他要幸福的升天了。
     黑无常:是我来错场合了吗?
     看到杰克的节奏黑无常立刻否认了。
     修长的手慌乱又嫌弃的把老鼠的两半身体扔到盘里,由于高空的落地,导致里面的内脏全溜了出来,引来许多苍蝇。杰克:十分的想吐 奈布:沉迷幻想中。
     随便拿起打火机点燃扔进碗里【不行!腥味太大会被怀疑】,经过火烧全身都焦了,连毛都卷了起来,黏在了皮肤上,内脏烧焦了又有一部分是白色的。杰克:草泥马更想吐了,肯定要被发现!
     拿起番茄酱使劲摔,几乎倒了半瓶,酱油也均匀洒满...不,准确来说,应该是装满升了几cm,再混入几杯醋,打开黑无常给的豆瓣酱和辣椒酱就是乱涂,怕过于诡异又加了水搅拌起来再烧。
     黑无常:我滴个神啊....这比“三吱儿”还恐怖。

     回过神来,已经端过去给奈布吃了,奈布一脸痴汉,他认为他要死在这幸福的烛光晚餐,拿起勺子就是塞了满满一大口。
     “等等!别吃啊!”
     杰克没想到奈布真吃了,下一秒就已经真的倒头离开了人世
     “快叫医生!他快不行了!!”

5、一方的生病(白黑)

  白无常开始为黑无常操心了,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黑无常那么乖巧安静的人竟然会让白无常来操心,绝对是因为上次那件事,他现在十分抗拒任何人跟他聊关于中国之类的事,以至于现在已经躺在床上发着烧。
  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着,看着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模糊,浑身在发烫,冰冷的毛巾盖在头上却显得更加滚烫。
  门“吱儿”的一声被推开,艰难的转过头一看发现是白无常端着中药小碎步的走来。
  “呐,药来了,快喝吧。”
  用右手撑着身体,靠在床头,左手则扶着即将掉下来的毛巾。
  “嗯....”

  面对帮忙喂来的中药只能小口小口的喝,结果自己不小心还呛到了,眉头紧皱着,手使劲捂着自己发烫的嘴唇,黑无常不仅后悔自己所做的事而换来的后果。
  “唉,最讨厌喝中药了。”
  终归还是要喝,小心翼翼的端过,刚准备喝就被另一双修长纤细而冰凉的双手端走。
   “真拿你没办法,哪有不喝药康复的。”
   “.....?”
   突然放大的脸庞,嘴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温热的中药流进口里,红色的眼睛猛然缩小,原本苦涩的药却变得十分甜蜜,啊,貌似发烧更厉害了。
   “!!?怎么发烧严重了!”
   “.....”


   肝不动了。

    
  
   

 

评论(13)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