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骨头♔

庄园日常

我又来肝了!!写的不太好不要介意。

6、高冷和傲娇(佣杰)

  奈布在游戏中可是出了名的机皇和人皇,他要是诚心修机基本可以一局找不到他,人皇的话可以溜得屠夫叫爸爸,当然,庄园内除了裘克和杰克是不会喊的。

  危险在慢慢逼近,胸口的心脏也逐渐涨大,红光照印了一个既不算瘦小也不算强壮的背部,投来的影子中散发着死亡的气息,那双沾满了鲜血的眼睛,举起了令人恐惧的武器。在即将划破后背的同时,奈布一个技能迅速逃开,锋利的爪子直击快速翻动的破译机。
  “嘛.....怎么这个时候躲开!”
  使劲试图将爪子拔开,却怎么也弄不开。气急败坏的一脚踹上破译机,甚至用右手去敲打,仍是无用功。
  “喂,那边的,帮我一个忙。”
  语气并不是很好的去请问,算了吧。
  “.....”
  “哎!别走啊!”
  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了一眼被卡在机子里的人。
  “帮我把这个武器弄出来。”
  “不要。”
  十分冷漠的拒绝了。这么没礼貌,还想别人来帮你,你很棒棒哦,当我傻吗?
  “拜托,也是你突然走开,才让我卡在这里的好吗。”
  “那你等我离开就可以了。”
  “不行。”
  “......”
  与其跟他浪费时间在这聊,还不如去修个机子呢,按这个时间差不多可以修完一个了,还是走吧。
  “你!给我回来.....呃!”
  后面的人不再大喊着,突然性的疑似受伤了,奈布马上回去,对着一脸紧皱眉头的人发出他这一生第一次的关心:“你怎么样?没事吧。”
  杰克深呼吸一口气,用右手捏了一下左手还仅剩的手指,十分厌恶的说:“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带失常的原因,因为它会在我攻击求生者时突然卡住,而且电流比求生者遭受的还要强!”
  奈布赶紧帮忙,小心翼翼的握住杰克的手腕,使了许多的力气才拔出来。
 

  现在该帮的也帮了,最重要的还是解电机,好可以早点离开,踏脚就准备离开。

  “那个....等等....”
  “?”
  “谢谢你....”
  面具后的耳朵明显的红了起来,尽管它的主人极力的想隐藏起来,双手却不知所措的放在哪里,只能不自然的紧靠身体。
  回应的,只有那人最珍贵的微微一笑。



[算了,我还是不会写傲娇。]

 

7、女王病(佣杰)

 
  虽然已经对游戏很熟悉了,但依然无法逃过身后那位排行第一的监管者,也许他的排名并不是靠玫瑰手杖而获取的,而是同事的造谣。
  被熟练的打倒后,奈布便蹲在地上不动了,就当是送人头吧,他如此的安慰道。
  对方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让这时间慢慢的流过。终于等不来的奈布抬起头来向上看,却被一把用完好的右手推到,修长而纤细的指骨按住了他整个肩膀,隐隐的用力使之感到疼痛。
  放松在地上的手掌,还未动弹就被突然放大的黑色靴子的底板给踩住。杰克一下子坐到奈布的身上,脚依然未离开,居高临下的样子一大部分都被黑色笼罩住,在那双腥色的眼睛中看到了稍有的玩味儿。
  杰克是从来不穿高靴的,以前都是穿皮鞋,这是第一次穿,并且后面居然还有一部分的垫高,让奈布的手更加的疼了。
  锋利的刀刃划过脸庞,鲜血沿着滑下来。继续沉默着,却死死的盯住那所为的女王,雪狼一般的竖瞳在一瞬之间微微眯了起来,危险的气氛围绕在两人之间。
  柔软的舌头缓缓舔过,触碰到伤口还是有些疼,但对方并不在意,反而更加兴奋,想要留下更多伤口。
 

[这就是你所说的女王吗?我的骑士。]

8、深夜(律厂)

  深夜的月光莫名的有一种清冷,照在每一处角落时,让人觉得十分寒冷。朦胧的迷雾在光芒下徘徊,有时仿佛被人用手擦干净般,不料发现了黑夜中的暧昧。
  柔软的互相交缠着,身体紧贴着身体,喘气声伴在耳旁,两双顾名思义的眼睛对视着,一方却因过于的羞涩而避开。紧扣起来的双手,在一瞬之间以十指相连的方式死死的握在一起,那是一种发泄和快感的紧扣。汗水滴在了棕色的头发,在一次高潮过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上的潮红还未退去,但顾不得那么多只能继续接受下一个攻击。罪者只是弯起眼睛,轻笑一声,将人压下去吻住,十指依然抱在了一起。

9、一天(白黑)

  生物闹钟是很准时的。
  黑无常一睁起眼就坐起来,酒红色的眼睛还充满着水雾,看着旁边一团的白发,叹了一口气便下床去洗脸刷牙。
  阳光透过玻璃窗染在地板上,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兴致,总会在那的茶桌上那一本书,享受着清晨的沐浴。
  [但现在不是时候。]

  把窗帘拉上,进入厨房拿起围裙围在身上开始做今天的早餐。
  将火炉打开,把锅里的水弄干,到上适量的油,再将鸡蛋打进去。过了一会儿,往杯里弄一勺盐,均匀的撒上去,翻个面,再等一会儿就算是熟了。
  将煎的鸡蛋倒进餐盘,气息慢慢的靠近,一双手抱住了黑无常的腰,白色而蓬乱的头发全刺在背间,撒娇式的蹭来蹭去。
[有点痒.....]
  回握那只咸猪手,侧身揉了揉头,顺便搭理一下乱糟糟的发丝,无奈的说。:“好了,去洗漱吧,待会过来.....?!”
  直接从胳膊中间穿过,另一只手则找个位置把人抱起来,围裙还未褪去,手中正拿着锅铲,一副要打人的样子。
  “吃你。”
  “滚,你没刷.....”

  锅铲随处一扔,赶紧往楼上跑,一脚踹开门,扔到床上.....


9、亲吻(白黑)

  黑发与白发相间着,两人的额头触碰起,连温热的呼吸都能够感觉到的距离,黑无常不禁暗自的摇了摇头。
  对方只是自顾自的舔了舔嘴唇,一手撩起想要挣扎的双手,高举起来,紧紧的锁起来。
  酒红色的眼睛变得警惕起来,在这场小小的冷雨中,散发着暗淡的红光,将这黑暗给染上了颜色。
  天空中正下着小小的雨,并不需要打伞,灰白色的没有一点亮度,只有几多乌云罩住了整片雾海....起码是在这个位置。
  舌头接触着泛红的耳尖,看着对方不禁的微微颤抖,心安理得笑了起来。敏感点到底有多少呢?大概是耳朵、脖子、腰间、脚裸和大腿内侧吧。
  另一只空闲住的手摸在纤细的腰旁,身体猛地僵硬了一下,白无常没去管多少,捏起下巴便亲上去。
  轻易的撬开牙齿,流连于里面的蜜罐,一切的搜查一遍后去追寻着目标。把它逼到死角,强迫起来,白无常是不怕会受到什么伤害的,因为他太了解黑无常了,是一个喜欢隐忍的人。
  【但又不是一个隐忍的人】

  分开时还间隔着一条银丝,苍白的肤色染上了迷人的红色,两人都在喘气,眼睛已经开始有了生理雾水,眸中却莫名看出一股爱的形状,比那更加鲜艳,一次一次的放大着。已经开始有些迷茫了,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兄dei,吃白黑吗?😘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