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骨头♔

庄园日常3

这个基本是写杰克的,里面的内容可能有些中二,但我觉得贼tm让人沸腾兴奋!
【写的不好,不要建议。错字有可能会有。】

10、战斗(佣杰)

  外面正下着雨,充满污泽的雨滴从屋檐滴下来。杰克只是暂时到达这个地方躲一下雨,虽说出去的话可以直接把身上的血迹给洗掉,但却洗不掉腥味,他也不喜欢湿淋淋的感觉。
  进屋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便走到一个洗手台,把衣服上沾染的血迹给用一点带香味的溶液和水清洗。杀人的手术刀隐蔽的藏在袖筒里面,其中袖子里有外补的口袋,但怎么看就像和原本就有似的。
 
  [该做完的做完了,就出去吧。]

  门外已经没下雨了,周围还是弥漫着清凉的空气和十分明显的臭气味,高靴的鞋踩在木阶上,干净的就仿佛没踏入满是泥巴的雨地。
  走着走着,感觉到后面有人,手将袖子里的手术刀放出,时刻预备着。刚转过头,脖子猛地被抓住,对方用腿抵住腹部,把他给压在地上。
  军绿色的外套,已经没了原来的鲜艳,变得陈旧,两臂的绷带里隐藏着健壮的肌肉,远距离看是看不出来,棕色的头发从帽子里露出几缕来,杰克可以看出黑暗中的眼睛,平静、杀气,甚至还多了一点无奈。
  银色的匕首正靠近在脆弱的脖子,锋利的慢慢留下了鲜血,只要在往前推一步,杰克就直接登新闻:雾都杀手死亡。
  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右手以不被察觉的速度迅速将手术刀滑到手心,握住之后直接挣脱割向对方。
  察觉到异样,这是雇佣兵的本质,手术刀靠近的那一刻就躲开,黑色的头发因挨在地面大部分都湿了,细长的胳膊挡住脸,用着白色的手术刀防御,上面有着怎么也洗不掉的印记。嘴唇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疯狂]

  挡住对方匕首的攻击,自己的武器就像跳舞般缠绕在手指之间,都要给雇佣兵留下深刻的伤痕。手臂滑个大圈绕过飞舞的手术刀,用脚使劲踹向手臂,一个转身把刀踢开,却没有踢向手,明明可以让杰克的手骨头碎裂的。
  右臂传来疼痛的感觉,白色的绷带粘稠起来,红色染了一大片,竟然没有躲过,杰克的手术刀也被捡回来,依然把它玩弄在指尖。
  突然白色的在一瞬之间发出刺眼的光芒,那是被旁边车的灯光给照耀的,使佣兵看不清是什么,只能往旁边躲。锋利的划过去,将几条棕色给触掉,随后狠狠的卡在树上,一大半刀吞进木块里。
   接下横飞踢开的腿,用力把人向后摔,杰克在甩过的瞬间右脚踩住肩膀,跳了下来,但左腿的疼痛告诉他刚才要不是及时跳开肯定会碎。双臂以十字的方式防御进攻,完好的右腿把他击倒在地上,手术刀不知什么时候拿回,使劲刺向对方。空击地面后拔出却是裂开的缝,佣兵双腿缠住,往右一转,对方也倒了下来。

  充满污泽的雨早已降临的,但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因为这是属于两位首领的战争。

 

 

[结局?为什么说要结局呢?互相的拼搏也许是他们最温柔的照应。]

11、杀人(杰克)

  修长的手狠狠掐住女人的脖子,反抗性的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叫声,撞向门板后也开始了今天第一场的狂欢。
  白色的手术刀轻易的划破娇嫩的皮肤,这些看似纯洁的女人们却不知早已被多少人用那肮脏欲望渴求的双手触摸,上面都已经有过不忍直视的爱痕了。
  “不....不要!求求你...!放过我!”
  回答的只是死一般的沉默,疯狂的挣扎导致床摇摇晃晃,马上就要散架的样子。

  [真烦]

  用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抚摸着惊恐的脸,示意不要担心,换来的只是对方更加害怕的情绪。慢慢的切开肚皮,刀已经染上了鲜艳的血色,满屋的血腥味,让杰克更加的兴奋,他已经来不及等待了,激动的想现在就看见这些妓女们那鲜红的内脏。手术刀不再慢悠悠,像是失控一般在女人的肚上使劲划來划去。
  “!!疼....疼....”

 
  “彭!”

  脚步踏地的声音传在耳旁,明明只是悄无声息的,为什么这么让人响彻呢?

  白色的灯光洒满在有着手术刀衬托的床,女人死去的面容,鲜血流不尽似的溅到圣洁的床单,这就像是一场被神舍弃践踏的领域,光芒赐予人美好的希望,后面迎来的是出人意料的地狱。

  “彭!”

  紫色衣服已经不再完整,零零散散的飘落在地上,耳边的尖叫越显越大,满是泪痕与痛苦的脸庞逐渐失去生气,身体也不完整,器官已经被所有夺取,一些部分则装进信封里送给警察以示挑衅。
  [这个女人应该很荣幸,她是第一个被用器官送给警察的,唯一一个....]

  “彭!”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整个伦敦,雾区中一个穿着西装,带着一顶高帽,恐惧的面具遮住了他整个面容,身上带着一些司空见惯的用具,优雅的笑了一下,转身消失在迷雾中......

  “彭!”

  杰克坐在一个沙发上,柔软的想让人沉陷下去,但他不会就这样屈服,右脚搭在左脚上,一个人的气场是需要练出来的,或许说是经历,而杰克则是靠杀人来展现出来的。
  周围是一片黑暗,头顶凝聚着万丈光芒,薄雾萦绕在身边,不仅显露出几丝神圣,居临高下的眼神像是再审判每个人。他的武器,如同银光一般维护着,又可以在指尖轻易的飞舞着,当对方松解时迅速飞过夺取性命,刀上却没有一丝血迹。  
  杰克能听到人们对他的厌恶,全都站在他旁边,辱骂着:“你个杀人魔!赶紧滚出去!滚出去啊!”轻笑了一下,从王座上站起来,人们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杀人魔?嘿!我的朋友,您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可是一场令人兴奋的狂欢,那些妓女的尖叫可是任何人都会喜欢的对吧,就像你们那样,我亦也是这样,不都是一样的吗?]
  墨色的头发下血红色的眼眸越加疯狂,一切都变得猩红,人们不再辱骂他,只是静静的待着,看着那所为的杀人魔,水顺着轮廓滴下来,高贵的披肩被玷污,信徒们高歌吟唱,对于某种神降临的信仰,女王坐在他的王座上,以容忍万物的眼神欣赏世界外物变化的演出,认为这是十分期待他的改变。踏在红毯上的高靴发出响亮的声音,无情踩过手,向黑暗的终端走过去。

  [我的庶民需要王的改变]

  “彭!”

  “嘻嘻...”

  “彭!”

  “嘻嘻嘻!”
  “彭!”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世界的一部分,已经被鲜血侵蚀了。









 
 

 
 

评论

热度(36)